当前位置: 可游动漫网 > 体育新闻 > 正文>>

韩国棋战枯死 曹薰铉呼吁复活国手战武汉市第十七中

www.kangdm.com 时间:2018-01-20 07:03 可游动漫网
韩国棋战枯死 曹薰铉呼吁复活国手战

韩国棋战枯死 曹薰铉呼吁复活国手战

曹薰铉国手

韩国棋战大面积枯死,尤其国手战、名人战的停办使韩国现代围棋的传承出现了根本性的断裂。在不久前结束的第5届世界围棋名人争霸赛,李世石作为韩国最后一届“名人”出战,因韩国名人战停办,李世石理论上可以无限制出战这个赛事,因为李世石是韩国“最后的名人”。

曹薰铉为《围棋振兴法》从政,成为国会议员,但是他一离开棋坛,后院失火,2018年之际他再也坐不住了,在创办国手战的《东亚日报》撰文呼吁复活国手战。

——编译按

韩国棋战枯死 曹薰铉呼吁复活国手战

1976年韩国第20期国手战挑战首局,曹薰铉六段挑战河灿锡国手。从这一届起到1986年,曹薰铉十连霸国手战,韩国其他职业棋手认为“白色恐怖”的残酷的冬天终于来临。

即使现在,“国手”对韩国职业棋手是最荣耀的称呼。“国手”,顾名思义就是在这个国家下棋最好的人。“国手战”1956年由《东亚日报》创办,国手战头衔的获得者名副其实被认可为是“国手”。

直到传承被中断的2015年第59届国手战为止,“国手战”的历史即是韩国现代围棋的历史。“国手战”是韩国围棋的首个职业棋战,存续时间也是最长。无数的棋手通过国手战培养出来,国手战还做出了很多创新的举措。和其他棋战不同,国手战有一次冠军可终生称之为“国手”的传统。在这荣誉的棋战,我共获得十六次冠军(1976~1986十连霸),可以说在我的围棋生涯中,国手战也是具有最重的意义。总之,现在我喜欢别人叫我“曹国手”的程度,大于叫我“曹议员”。

在获得国手战头衔之前,我是被称作“边寨之王”。是因为我虽然获得了几项地方举办的棋战的冠军,但和首尔举办的几个大比赛一直无缘。等我获得国手战,周边的人终于说:“曹薰铉终于渡过了汉江,再无人可抵挡了。”

当时《东亚日报》报道的标题为《曹薰铉时代终于开启》(《东亚日报》1976年10月5日刊,第7版),我至今回忆起来依然感到惶恐,我毕竟第一次是第一次获得国手战,却给予我如此高的赞誉。

国手战是《东亚日报》和已故赵南哲先生的共同努力下诞生。当时一切条件都是那么匮乏,以致赵南哲先生把《东亚日报》的棋谱稿费拿出来添补奖金。

1968年,《东亚日报》邀请金寅国手和林海峰九段到韩国下特别对局,并在《东亚日报》大楼的前广场挂盘讲解。结果棋迷云集而来,盛况直追当今偶像组合的演出现场。

1957年第2届国手战当时,韩国没有电视,比赛“史无前例”采用了广播电台直播的方式。KBS广播电台播报棋谱坐标“第1手17.4位,第2手4.3位”,而当日《东亚日报》刊登空白棋谱,棋迷一边听广播一边在空白棋谱上填次序。

1993年,国手战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涅瓦河的游船上进行,这也是韩国棋战挑战棋首次在海外的船上开枰。李昌世四段是第7、第8届国手战的亚军出身,当时他在德国做事业,业务还包括俄罗斯游船,在他的努力下促成了国手战“船上对局”。“船上对局”我是和弟子李昌镐(当时六段)下的,遗憾我输了。

国手战当时的人气之盛,据说1960、1970年代,按国手战棋谱的刊载与否发行量会出现5万份的差距。我之所以相信这个数据,是因为当年围棋和巨人队(职棒)成就了日本《读卖新闻》的地位。

1939年~1956年,《读卖新闻》刊载“活着的棋圣”吴清源先生和日本顶尖高手的升降十番棋棋谱,《读卖新闻》一天只刊载一手棋。当时日本围棋正处于鼎盛期,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、《雪国》的作者川端康成还撰写围棋的观战记,围棋浸染了文心。

当时的观战记,不是眼下这种单纯的次序和技术解说,最高的棋谱始终伴有犹如文学作品的观战记。而读者们一天只能欣赏一手棋,他们每天翘首以盼报纸刊出,而对局动辄长达几个月......

如此传统和权威的国手战,如今消失了,让人惋惜不已。虽然棋坛涌现过众多的棋战,但都无法与国手战尊崇地位相比拟,我想让国手战复活,这是我坦率的内心之想。

作者:曹薰铉国手 蓝烈编译

韩国棋战枯死 曹薰铉呼吁复活国手战

曹薰铉第20期国手战冠军奖状。曹薰铉说:我虽然不会喝酒,但奖金基本都用在了请客喝酒上。

附录:《国手战的由来》

“今年国手战是第几期?”

“正在进行47期的预赛。”

先生问道。南记者从上衣口袋掏出PDA按了几下,然后回答。

“是吗?有这么快?也是,国手战56年开始,今年确实第47期了。岁月如梭啊…”

先生的眼睛眯成了弦月。

国手战在韩国断然是最悠久的棋战。虽然和其他棋战相比,国手战从规模到奖金没有什么值得一提之处,但拥有“国手”是韩国的职业棋手一生梦寐以求的。

国手战最大的价值是荣誉的永存性。一个出色的棋手即使拥有众多头衔,但是最终称号会归属在国手。如;曹薰铉九段平生是“曹国手”,李昌镐九段也是“李国手”,金寅九段同样是“金国手”,谁都不会把他们叫做“曹霸王”、“金王位”、“李棋圣”。虽然这一事实对不住其他棋战的主办方,但是国手战在韩国棋界的尊崇地位是不言而喻的。而且,大部分棋战拥有一次头衔后荣誉的保留时间有限,但是国手战不一样。尹奇铉九段、河灿锡九段虽然30年前获得国手,但至今仍得到“国手”的礼遇,所以韩国围棋界有着“一次国手,等于终身国手”的说法。这是其他棋战所没有的。

“先生讲一讲国手战初创期的事情吧。”

南记者说着,拿出袖珍数字录音机放在桌上。

“那…今天就说国手战吧。那是在1956年春天吧?我已经上岁数了,记忆不太好…等下。”

先生说着,打开沙发旁的台灯开始找资料。是一个发旧的笔记本,上边密密麻麻亲笔记录着年代表。

“这里。1956年4月15日《东亚日报》举办首期‘国手第一位战’。”

“可是,为什么叫‘国手第一位’战?和国手战有什么不同吗?”

南记者小心问道。

“呵呵,不是。国手战诞生时迫不得已用‘国手第一位战’的名称。这里有原因。”

“国手第一位战”的由来

当时赵南哲34岁。以赵南哲为中心,在棋坛活跃着金明焕、金凤善等年轻棋手,但是职业棋手里还是老国手在人数上占优。所以,“国手战”的名称会成为不小的问题。“国手战”是给予优胜者一年的“国手”称号,可是这对一直尊为“国手”的老棋手不敬。老国手们会心甘情愿放弃一生引以为豪的荣誉吗?

“从现实来看确实无理。如果执意用国手冠名,老国手们肯定会炸起来。他们本来就看不惯年纪轻后辈张狂,更不会坐视唯一国手自居。所以权衡之余想出了‘国手第一位’的折中方案。”

“国手第一位战”意味着在国手中选出第一,这样命名老国手们虽然还是不大舒服,但形式上总算保住了老国手的体面。




关键字 韩国 围棋 媒体 新浪 看点

相关文章
  • 日本棋圣战井山裕太先下一城 一力辽稍欠火候三国志10白玉堂
  • 马库斯再谈AlphaGo Zero:不是从零开始非深户一签多行
  • 围棋天地杂志:回顾城围联的成长 展望未来红楼之绕指纤柔
  • 秘密武器来了!曝韩国归化美籍前锋基本完成梁朝伟和汤唯
  • 2018开心快乐杯第1站落幕 野狐队势不可挡勇夺冠军雅格女
  • 40球21助!韩国天王英超当大腿 国足羡慕嫉妒恨舞力对决的插曲
  • 城围联有围棋的成都 邂逅明星: 不谢的风华爱要坦荡荡原唱
  • 孔学堂杯贵州围棋赛收官 棋圣亲授传承文化瑰宝到阜阳600里
  • 反兴奋剂中心公布4例违规 奥运拳击国手禁赛4年倍洛加官方
  • 2017朴廷桓成韩国奖金王 崔精超李世石排第三警花出更叶柔


  • 相关图文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